• Mervyn King:上輪危機通過支持金融業間接支持實體經濟,現在事情倒過來了 | 2020上海金融論壇

    上海交通大學上海高級金融學院 2020-12-16 瀏覽量: 1357

    12月13日,2020上海金融論壇暨《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目標與發展建議》報告發布會正式舉行。本次論壇以“改革與開放:雙循環下的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為主題,由上海交通大學上海高級金融學院(高金/SAIF)、國家金融與發展實驗室共同主辦,中國金融信息中心、上海新金融研究院、上海市普陀區人民政府聯合主辦,國際金融家論壇協辦。

    紐約大學艾倫·格林斯潘經濟學教授、英國央行英格蘭銀行原行長 Mervyn King出席論壇, Mervyn King首先介紹世界各國的疫情情況,認為控疫不是一項簡單的任務,并對疫情過后全球經濟復蘇及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英國脫歐等議題給出了自己的見解。

    談疫情過后經濟走向

    Mervyn King將目前的世界經濟所遇到的困難和十幾年前的金融危機做了比較,認為十年前,在金融危機高峰時期,人們更多關注的是給金融行業提供支持,從而間接地支持實體經濟當中的產業和家庭?,F在事情倒過來了,市場被迫直接支持企業防止破產。因為如果沒有對實體經濟的支持,很多銀行和其他金融中介機構會麻煩纏身。

    對于封閉經濟控制疫情的措施,為何會有反對聲?Mervyn King介紹到,因為限制經濟活動的公平性會遭到質疑,憑什么餐館業主、演員及音樂家因為疫情遭受損失,而亞馬遜卻能夠發疫情財呢?

    對于疫情過后的經濟發展形勢,Mervyn King認為有兩個因素對于結果至關重要,第一個因素就是在擺脫了新冠疫情,在經濟走回正軌之后的公共財政狀況。第二個因素就是政府的借款利率。

    Mervyn King認為:“只要新冠疫情對于經濟造成的永久傷害不大,提高稅收的目的就不應該是恢復公共財政,而僅是資助公共開支恢復到疫情前水平,如果必要還可以高于疫情前水平。傳統的智慧是在危機爆發以后歡迎央行通過量化寬松創造大量貨幣注入經濟,而不是擔心財政赤字以及國家債務的大幅增加?!?/p>

    Mervyn King還表示,僵尸公司的數目在增加,這是因為有些公司在過去十年受到了低利率的支持僵而不死,而目前有些公司瀕臨僵化,并不是出于他們自己的過錯。他們今年無法償還債務,是因為疫情造成他們今年大多數時間無法正常運轉。接下來幾年的重大挑戰將是如何管理好債務重組,因為這是債務負擔大增之后的必然現象。銀行和其他金融中介機構的資產負債上的預期虧損會加劇,有些銀行為此做了計提準備,但是有些銀行卻沒有。銀行監管部門接下來幾年將會異常繁忙。

    談上海國際金融中心建設

    Mervyn King認為,現在全球化不像中國剛剛加入世貿組織那段時間那么受人歡迎,全球金融中心的概念可能會被一些區域金融中心所取代。從這個角度來看,上海有很好的定位,但是上海要想吸引海外的興趣,中國的監管部門需要一方面避免過分的復雜性,另一方面需要進行充分地謹慎監管,保證金融機構的安全運行,同時,也需要保證外國金融機構的正常運轉。中國的科創板尤其在這方面取得了成功。

    談英國脫歐

    Mervyn King表示,自己來自英國,因可以告訴大家英國脫歐不必引起太多的擔心。英國脫歐主要是一個政治選擇,歐洲其他國家在嘗試沒有一個完整的財政和政治聯盟的情況下創造一個貨幣聯盟,歐元區為了維持歐元正在打造一個財政和政治聯盟。由于英國沒有意愿加入貨幣聯盟,因此英國和歐洲大陸分道揚鑣就不可避免。Mervyn King認為英國脫歐對于英國經濟所產生的長遠影響不大。

    “英國70年代初加入歐盟,也就是當時的共同市場,并沒有完全改造英國經濟,因此英國脫歐也不會有此效果。但是英國脫歐確實會創造機會加強英國和亞洲國家之間的貿易聯系,尤其是和中國的關系?!盡ervyn King如是說。

    以下為Mervyn King發言實錄:

    大家好!請接受我來自倫敦的問候。我非常高興有機會在第六屆上海金融論壇上發言。

    該論壇聲譽卓著,因為它能夠讓與會者及時交流金融體系面臨的全球挑戰。

    當然我們目前的國際形勢籠罩在新冠疫情的陰影之下。各國產出大幅度萎縮,政府正在努力控制疫情。有些國家完成這個任務則更加成功,尤其是那些有控制非典經驗的國家。中國大陸4月份就基本已經控制了疫情,但是沒有任何一個國家會認為控制疫情是一項簡單的任務。盡管有些國家在春天疫情控制地比歐美好,現在控疫也偶遇挫折,東亞還出現了新的疫情。人口5100萬的韓國,死亡僅523例,但是現在感染人數也達到自今年3月初以來的最高水平。新西蘭盡管關閉了邊境,但是仍然出現了新的感染病例,盡管數量不多。澳大利亞的墨爾本也才剛剛擺脫了長達四個月的嚴酷的封鎖期。歐洲第二波的疫情跟人們擔心的一樣糟糕,盡管人員自由移動受到了嚴格控制。年初疫情控制得比較好的芬蘭也因為出現了新的病例,而不得不加大進出赫爾辛基大區的人流控制。希臘今年大部分時間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都驚人地少,但是最近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都在大幅度增加。法國、德國、意大利、西班牙,還有英國都在努力控制死亡人數的上升。美國則在感染人數和死亡人數上繼續創造新高。

    沒有人會認為控疫是一項簡單的任務。嚴重急性呼吸綜合癥冠狀病毒2是個新病毒,人們正在努力了解這個新的病毒和高度傳染的2019冠狀病毒。各國家之間的疫情差異也難以解釋,很多歐洲富有國家的疫情要比次發達國家的疫情更加嚴重,根據世衛組織的數據,新加坡的感染人數比韓國要多的多,但是死亡人數卻少的多。

    這是為什么呢?我們并沒有答案。

    面臨如此情形,政策一定是一個試錯的過程。政客的一個主要過失就是自以為是,貌似自相矛盾之處在于此時人們需要更大的自信承認自己的無知。和很多西方政客的斷言背道而馳的是,科學并沒有給具體的控疫措施提供答案。我們現在看到的最成功的控疫措施并不是現代科學的結果,而是那些傳統補救措施,比如說保持社交距離、隔離感染人員、以及關閉邊境。落實這些措施新西蘭這些國家地區會比歐洲方便。

    科學所做的重大突出貢獻并不是根據不可靠的預測來設計封城措施,而是快速地研發疫苗,使人們有望在2021年盡量恢復正常生活?,F在已經有幾個疫苗即將上市,英國的疫苗接種將從本月開始。

    2021年的經濟前景看上去要比六個月前更加光明,這對世界各國的經濟政策會產生怎樣的影響呢?

    十年前,在金融危機高峰時期,人們更多關注的是給金融行業提供支持,從而間接地支持實體經濟當中的產業和家庭?,F在事情倒過來了,我們被迫直接支持企業防止他們破產。沒有對實體經濟的這些支持,很多銀行和其他金融中介機構會麻煩纏身。

    這次情況確實不同,這次的經濟低迷可能和以前的經濟下滑和衰退都有所不同,不僅出現了新的疫情,而且造成大多數國家產出大減的原因也很別出心裁。為了控制疫情,政府有意要關閉國家,這在一段時間造成了市場經濟停擺。如果出于保護公共健康的考量,政府有意關閉部分的經濟部門,那么同時政府又想刺激消費就不合理。家庭想有娛樂、餐飲、旅行方面的開支,但是封鎖措施遏制了這些開支。這些行業現在已經積攢了大量的需求。在新冠疫情消退之后,這些需求會大幅度復蘇,當然一個前提條件就是政府會在經濟活動受限期間給人們提供一些收入支持。因此目前沒有必要通過寬松的財政和貨幣政策對于總需求提供大量刺激,而是能夠給企業包括個體戶提供一些暫時的支持,幫助他們挺過這次風暴,等待市場經濟的重啟。只有這樣才能夠讓市場發揮作用來決定企業的成敗,而這并不是政府的工作。如果目前政府不給企業提供這些支持,有些企業可能不得不破產,而這種破產并不是他們自己的原因所造成的。因此限制經濟活動的公平性就會遭到質疑,憑什么餐館業主、演員及音樂家因為疫情遭受損失,而亞馬遜卻能夠發疫情財呢?

    新冠疫情的真正經濟成本不應該由財政赤字來衡量,而應該由經濟活動中斷導致的產出損失來衡量。支持企業及就業的資金,實際上是從納稅人整體向企業轉移資金,因此并沒有造成整個經濟的資源損失。確實拯救這些企業避免破產本身需要很大的成本,這些企業支持資金可以從短期和長期保護就業。

    在防疫限制措施取消之后,我們會逐漸發現消費模式的變化。企業需要時間了解市場對他們產品和服務的需求變化,一些資源的重新分配是必然的,但是目前我們并不知道這種轉移的規模。政府不應該提供太長時間的支持而阻礙這個進程,也不應該過早地取消支持,使得那些本來有發展前景的企業破產。

    這一切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

    長期而言,僵尸公司必須消失,這樣才能夠釋放資源給那些盈利更高的行業,既然我們并不知道未來哪些公司會更有前途,因此我們目前應該保留選擇的余地,在撤銷支持的時候保持謹慎。

    現在一個更大的問題是我們對于目前巨大的財政赤字應該有多大程度的擔心,財政赤字又導致了國家債務的攀升。很多人認為大幅度加稅對于恢復公共財政是必要措施,但是這些措施的必要性完全應該視情況而定,這不是一個原則問題。

    有兩個因素對于結果至關重要,第一個因素就是在我們擺脫了新冠疫情,在經濟走回正軌之后的公共財政狀況。第二個因素就是政府的借款利率。在這兩個方面現在的情形和十年前金融危機之后的情形都大有不同。

    謹慎地管理公共財政意味著主要的工業化國家在進入新冠危機的時候,他們的基本赤字,也就是不含利息支付的預算赤字水平要比十年前低的多。只要疫情對于經濟的有效產出沒有長久地重大破壞,公共開支恢復到疫情前水平,預算赤字就會回到較低的水平。如果政府借款利率低于名義GDP的增長率,國家債務占GDP的比率就會緩慢而穩健地下降,這并不需要進一步收緊財政開支,但是這個比率恢復到疫情前水平需要時間,重要的是它進入一個下降的通道。

    那么這些條件和假設是否合理呢?英國的公共財政辦公室在一周前公布了英國公共財政的最新報告,報告分析了三種情境,也就是新冠疫情對長期產出影響的三種“傷痕”情境:潛在的產出降低0.3%和6%。由于媒體非??释麑ξ磥淼那樾芜M行一個精確的預測,因此,主要注意力投向了降低3%這一中間情境。但是該報告并沒有指出哪種情境發生的概率更大,也沒有出示證據來支持自己的論點。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10月份公布的《世界經濟展望》也進行了基線預測,“世界經濟的深度下滑會對各國的經濟產出產生不同程度的潛在影響,這個影響取決于不同的因素,比如說各國采取全面封鎖的程度、失業程度以及資源的錯配,包括中央地方、職業之間、地域之間的資源錯配”。但是這些因素并不需要持久存在,所以說現在就以新冠疫情對于經濟的長期影響作為假設進行財政整頓,我認為是錯誤的。

    談到利率,現在政府的長期借款利率處于有史以來的最低水平。英國30年通脹聯動債券的收益率低于-2%,美國30年政府債券的實際收益率大約-0.4%,市場預期這個低利率環境會長期存在。因此,認為未來借款利率會遠低于對世界經濟的長期增長率的最悲觀預測是明智的。

    只要新冠疫情對于經濟造成的永久傷害不大,提高稅收的目的就不應該是恢復公共財政,而僅是資助公共開支恢復到疫情前水平,如果必要還可以高于疫情前水平。傳統的智慧是在危機爆發以后歡迎央行通過量化寬松創造大量貨幣注入經濟,而不是擔心財政赤字以及國家債務的大幅增加。

    事實可能恰恰相反。此次情況確實與眾不同。那么這些新情況對于金融體系意味著什么呢?我前面講過,此次危機并不是發自金融部門,但是通過企業和家庭的問題對其產生了影響,因為他們的經濟活動大受遏制。

    新冠疫情之前,世界的債務水平相對于全球GDP的比率,要比2007年年初,也就是全球金融危機之前還要高。受新冠疫情的影響,企業和政府的債務負擔都大幅度提升。

    僵尸公司的數目在增加,這是因為有些公司在過去十年受到了低利率的支持僵而不死,而目前有些公司瀕臨僵化,并不是出于他們自己的過錯。他們今年無法償還債務,是因為疫情造成他們今年大多數時間無法正常運轉。

    接下來幾年的重大挑戰將是如何管理好債務重組,因為這是債務負擔大增之后的必然現象。銀行和其他金融中介機構的資產負債上的預期虧損會加劇,有些銀行為此做了計提準備,但是有些銀行卻沒有。市場對很多大銀行尤其是歐洲銀行的資產負債表的質量表示擔心,這是因為這些銀行的市凈率偏低。銀行監管部門接下來幾年將會異常繁忙。

    除了企業的債務問題之外,主權債務國為了償債也在苦苦掙扎?!?0國暫停債務償還計劃”意味著雙邊債權國會在一定時期內停止73個中低收入國家的債務償還。這個計劃會短期緩解這些國家的現金流問題,因為該計劃會減輕他們50億美元的償債負擔,但是從根本上解決債務問題需要債務重組,這方面要想真正取得成功,所有的債權國必須協調合作。

    中國加入巴黎俱樂部將會提供很大助力。這會體現中國承諾與其他國家一起來管理世界經濟。涉及主權債務的任何協議在現有環境下都很難管理,因為現在每個國家的國內債務問題都很嚴重。在中國,大家也已經意識到國企償還債務的難度。在西方,也有企業不斷進入破產程序,他們的債務必須重組。

    市場現在比以往更加需要健康的金融中介機構,維持這些金融機構的健康發展,高效、監管良好的金融中心至關重要。

    這一切對上海這個金融中心意味著什么呢?

    全球化現在沒有像中國剛剛加入世貿組織那段時間那么受人歡迎,全球金融中心的概念可能會被一些區域金融中心所取代。從這個角度來看,上海有很好的定位,但是上海要想吸引海外的興趣,中國的監管部門需要一方面避免過分的復雜性,另一方面需要進行充分地謹慎監管,保證金融機構的安全運行,同時,也需要保證外國金融機構的運轉不會受到了過多的政治影響。中國的科創板尤其在這方面取得了成功。

    在接下來幾十年當中,中國的儲蓄將會主要支持中國的投資。在未來上海能否成為一個主要的區域金融中心,將主要取決于中國能否放松資本管制。除此之外,十年前的金融危機和最近的新冠疫情都告訴我們復原力的重要性。一個成功的金融體系不僅需要高效,而且需要復原力,要能夠在未來的沖擊面前盡快恢復。

    我來自英國,因此我可以告訴大家英國脫歐不必引起大家太多的擔心。英國脫歐主要是一個政治選擇,歐洲其他國家在嘗試沒有一個完整的財政和政治聯盟的情況下創造一個貨幣聯盟,歐元區為了維持歐元正在打造一個財政和政治聯盟。由于英國沒有意愿加入貨幣聯盟,因此英國和歐洲大陸分道揚鑣就不可避免,但是我認為英國脫歐對于英國經濟所產生的長遠影響不大。

    英國70年代初加入歐盟,也就是當時的共同市場,并沒有完全改造英國經濟,因此英國脫歐也不會有此效果。但是英國脫歐確實會創造機會加強英國和亞洲國家之間的貿易聯系,尤其是和中國的關系。

    經濟發展和政治動態并不總是并肩前行,但是在金融領域,未來十年倫敦和上??赡軙叩酶?,上海金融論壇也會變得更加重要。

    謝謝!

    編輯:顏回

    (本文轉載自上海交通大學上海高級金融學院 ,如有侵權請電話聯系13331155713)

    * 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MBAChina立場。采編部郵箱:news@mbachina.com,歡迎交流與合作。

    • +1

    • +1

      收藏

    備考交流

    2021年管理類聯考備考: 1044580930

    2021年MBA備考提前面試群: 601686826

    2021年EMBA備考咨詢群: 1025664027

    2021年MEM備考群: 1040853341

    2021MPAcc備考群: 1049105911

    2020復試調劑群: 855978402

    2021MPA備考交流群: 1056841895

    2021MTA備考交流群: 749865443

    今日彩票